打印

[玄幻] 【秘偶城镇的故事】(诡秘之主同人)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8

【秘偶城镇的故事】(诡秘之主同人)

作者:夜光
2020/03/24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6,597 字


  这是一座偏离航线的小岛,小岛上烟囱耸立,林立著迪西风格的建筑。近海
有一座浅水良港,港口铺著栈道。

  阿尔弗雷德乘坐蒸汽汽船来到了此处,他为什麽不乘坐海军军舰呢?可能是
因为想放松一些吧,然而不幸的是,蒸汽汽船遇上了风暴,微光闪烁,引领他们
到来这座小岛。

  小岛的名字,是呜脱蚌。

  一名穿著蓝色制服,撑著黑色雨伞,提著马灯的壮阔大汉邀请他们前往小岛
歇息,而酒馆老板翠西也上船邀请船上的乘客,值得庆幸的是,许多乘客见到翠
西之后都想要下船休息一晚,包括船上的水手。

  但阿尔弗雷德不想,因为他固有的谨慎,他想要与副官留在船上,这是合理
的发展。

  (以下涂花了几行,接著又有新的内容)

  令人不解的是,缺乏足够理由的是,阿尔弗雷德听到了岸上传来的婉转忧伤
的旋律,他心中一动。听著那断断续续,如人呜咽的长笛,他动了下船的念头。

  与副官走下了船,阿尔弗雷德披上了涂著柠檬草汁的雨衣,将自己打扮得像
一只柠檬,狂风呼啸,吹起了阿尔弗雷德的雨衣,露出他那金色灿烂的头发,随
风飘扬。蔚蓝如林中深湖的眼眸被哗啦啦的雨水帘幕遮掩,只留出朦胧的夜色。

  顺著栈道走向远方,阿尔弗雷德见到白色的乳鸽在高空盘旋,却发出凄厉的
惨叫,两边被雨色遮掩的黑森林张牙舞爪,仿佛噬人的猛兽。

  阿尔弗雷德退缩了,毕竟他还不是半神,可远处教堂的钟声却让他停下了返
回的脚步,那是他非常熟悉的,黑夜教堂的钟声。

  如果这是阿蒙在敲钟,那麽阿尔弗雷德会毫不犹豫地返回船上,但黑夜的钟
声,却让他打起精神继续向前走去。

  夜色深重,但小镇却没有歇息,反而更加热闹,穿著西服的绅士撑著黑色的
雨伞,挽著的佳人一头湖蓝色的秀发,秀色可餐,蒙著面纱的淑女金发垂落,小
巧的宫廷淑女鞋踩踏著地上的水洼,溅起一串串珍珠。

  奈特莱特很满意这样的发展,他决定让故事继续写下去。

  略显破旧的酒馆近在眼前,上面挂著木制的招牌,用著鲁恩语,写著 ins,
阿尔弗雷德没有多看,推开双排扇的酒馆木隔板,进入了酒馆。

  进了酒馆,嘈杂的声音传来,令阿尔弗雷德不由皱起了眉头。身为鲁恩的大
贵族,虽然参了军,到了拜朗,但身为军官的他也很少到这种酒馆来。他常常去
的地方,不是这种下贱的酒馆,而是贵族们的红剧场。

  眼眸湖绿,二十来岁的女郎留著一头亚麻色长发,清纯又妩媚地走过来,她
堆起了笑容,询问道:「这位先生,你需要热情的招待吗?」

  阿尔弗雷德缓慢地环顾了一圈,眉头皱的更紧,他看著这廉价的酒馆,看著
那玩著德州扑克,或者喝著威士忌,肮脏的旅客们,轻声说道:「来一个干净的
房间,一位鲁恩风格的陪侍。」说著,便排出了一枚金镑。

  翠西见到了这枚金镑,眼睛像是闪烁著金光,又或是被反射的金光耀了眼睛,
她保持著笑容,语气都热情了几分:「先生,看您的打扮,一定是贵族吧?「虽
然阿尔弗雷德没有穿著海军衣服,但翠西的目光在阿尔弗雷德灿烂的金发与蔚蓝
的眼眸打转后,就肯定地笑嘻嘻说道,」我们这里新来了一位鲁恩风格的贵族少
女,她没有足够的金镑,所以来这准备寻找位恩客陪侍一晚,赚取足够离开这里
的经费,我猜一定能让您满意。」

  「贵族少女吗?」阿尔弗雷德恰到好处的上扬语调把他的疑问表现得淋漓尽
致,「需要多少呢?」

  「五枚,」翠西伸出了五根手指,指指如葱玉挺立,「五枚金镑,今晚她就
是您的了。」

  「五枚金镑?一名贵族少女吗?还真是令人满意的价格。」对于连买条猎犬
都要花费400金镑的阿尔弗雷德,5枚金镑是很实惠的价格,可能不值一顿饭钱。

  阿尔弗雷德又排出4枚金镑,吩咐道:「安排好~」

  「是的,大人。」翠西很是激动,她叫来旁边一名穿著红色马甲的侍者,自
己先行离开,如果是为了帮阿尔弗雷德准备贵族少女的陪侍,那是很合理的发展。

  红色马甲的侍者二十多岁,身材十分虚弱,一看就是营养不良,他站在阿尔
弗雷德的身边,唯唯诺诺,屡屡想要张口,却发现自己与这位贵族实在很难有共
同话题,便闭上了嘴巴。

  两人的语言用词可能都有很多不同。

  阿尔弗雷德越发显得不耐烦,还好翠西并没有让他等太久,返回的翠西满脸
堆笑,对著阿尔弗雷德谦虚地弯下腰,说道:「先生,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快带路吧。」阿尔弗雷德抬起穿著长靴的双腿,一刻也不想停留。

  带著阿尔弗雷德走上二楼,木制且破旧的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上面还
有著一滩滩污渍,让本是亮色的地板失去了光芒,旁边隔音不好的房间传来令人
心跳的喘息声,但阿尔弗雷德却没有害羞的情绪,只是略有不耐。

  带著阿尔弗雷德走到尽头,翠西递给阿尔弗雷德一把黄铜的钥匙,就摇曳离
开了。

  阿尔弗雷德看著手中黄铜钥匙,上面甚至沾满了锈迹,他嫌弃地摆了摆手,
把钥匙递给了副官,示意副官去打开面前那破旧的木门,很明显,他没能作出最
好的选择。真是可悲啊,如果他能稍微聪明一点,从老板翠西的话中听出一点苗
头,他是绝对不会让副官打开门的,这个故事也将变得更加复杂。

  但他的选择符合他当时的状态和隐含的逻辑。

  木门打开,副官楞楞的保持著推开木门的状态,眼睛直直地盯著里面,挡住
了阿尔弗雷德的目光。

  「怎麽了?」询问副官却没有得到答复的阿尔弗雷德伸出手,粗暴地推开了
副官,目光向里面望去。

  不粗暴是推不开副官的,这是符合故事的逻辑。

  里面站著一位少女,灿烂的金发优雅盘束,柔顺而亮泽,碧绿的眼眸像是东
切斯特郡的深湖,既幽深如同湖水荡漾,又仿佛最纯净的宝石闪耀,她的五官和
她的脸型搭配出了惊心动魄的美丽,她的气质高雅而清纯。精致的面容难描难述,
耳饰、项链和戒指皆闪烁著亮眼的光芒,身上穿著立领、高腰、羊腿袖,荷叶边,
胸前有蕾丝的浅白色长裙,上身被紧束,腰部被勒得极细,优雅的身材与饱满的
胸部被托起,露出胸前的一抹诱人的白皙。多层次的蛋糕剪裁则被鲸箍完美撑起,
露出了包裹著那双玉腿上洁白的丝袜,脚下穿著一双镶有玫瑰和钻石的白色宫廷
鞋,手上则带著浅色的白纱手套。

  少女宝石般的眼眸仿佛藏著两个缓缓转动的灵魂旋涡,直把人的目光连带灵
魂吸入。少女保持著甜美的笑容,微鼓的脸颊染著惊人的嫣红。

  「妹妹!」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惊呼道,「你怎麽会在这里?」

  面前的少女奥黛丽没有回答他的话语,而是伸出修长的右手,将阿尔弗雷德
拉进了房间,并关上了门,被惊讶到的阿尔弗雷德没有发现,奥黛丽并没有移动
步伐,仅仅是站在原地,就把门边的他拉进了房间,并关上了门,而对于这有二
十平方英尺的房间来说,是很难发生的事情。

  身旁的副官看到了,在那一瞬间,奥黛丽的胳膊瞬间伸长,比阿尔弗雷德的
身高还长,他本想惊呼,但陷入了奥黛丽迷人双眸的他终究没有喊出来,如果他
喊了出来,这个故事将变得更加复杂,但他的选择在看到这麽美貌少女的情况下,
也是符合他当时状态的。

  真是可惜啊。

  但奈特莱特并不觉得有什麽可惜的地方,阿尔弗雷德来到了妹妹的面前,他
的眼眸依旧迷茫:「今晚,是你陪侍吗?怎麽会,你不是在贝克兰德吗?」

  「哥哥,」面前的奥黛丽,就算不使用任何非凡能力,也像是服用了欢愉魔
药的魔女,更何况此时的房间中,已经弥漫著欢愉魔女的能力了,这是因为什麽
呢?奈特莱特相信会有个合理的解释。

  「我服用了欢愉魔药。」奥黛丽仅仅说了这麽一句话,她就凑近了阿尔弗雷
德的面庞,微微踮起自己小巧的脚尖,她粉若樱桃的红唇已是印上了阿尔弗雷德
的唇瓣。阿尔弗雷德感觉到两片水润的嫩肉贴在自己的唇瓣上,一条柔弱无骨,
细若水银之蛇的舌头就撬开了阿尔弗雷德的牙关,伸进了他的口腔。

  黏糊糊的唾液被少女吐了进来,青涩的舌头并不熟练,生涩地在阿尔弗雷德
的口腔中捣弄,却令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禁忌的快感。

  身为序列 5的非凡者,而且还是治安官序列的,阿尔弗雷德又在南大陆生活
了那麽久,当然知道欢愉魔药指的什麽,那是奇克教派的序列 6魔药,是魔女的
魔药,自己的妹妹竟然误服了魔药,还是魔女序列的,阿尔弗雷德不敢向下想。

  两人的唇瓣分开,拉出一道透明的丝,奥黛丽轻启朱唇,略带害羞地说道:
「好开心,终于吻到了哥哥。我自从误服了魔女魔药后,就一直忍耐,没有按照
扮演法扮演,就是为了等到哥哥,人家的第一次,就交给哥哥了。」

  这竟然是妹妹的初吻,没有想到的阿尔弗雷德心跳扑通扑通的。

  奥黛丽伸手绕到背后,违反人体常识地扭曲著,但面对面,呼吸可闻的阿尔
弗雷德却没有看到,一件件丝织物飘落于地上,奥黛丽身上一阵芬芳外散,宁静
里暗藏馨香,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吸了几口。

  「真好闻啊。」阿尔弗雷德喃喃道。

  看著少女白皙如玉的肌肤,就这麽暴露在自己这个哥哥面前,阿尔弗雷德忍
不住狠狠吸了一口,把房间中飘荡的秽物吸进了少许。那高耸的胸部像是两团白
嫩的雪球,让威尔都忍不住哭喊著要吃,上面的两点嫣红像是点缀的草莓,或是
红润的樱桃,颤巍巍的。纤长的脖颈如天鹅,精致的锁骨像是深谷,平坦的小腹
如一望无际的平原,将目光绕到下面的山丘,山丘上面,金黄的毛发覆盖著,沾
著点点湿润的水珠,也挡住了窥探少女秘处的目光,让人遗憾的是,奥黛丽并没
有脱掉腿上包裹的白色蕾丝丝袜,以及宫廷鞋。

  不过,阿尔弗雷德好像更加兴奋了。

  ……

  阿尔弗雷德捡起少女扔在地上洁白的内裤,带著白色的蕾丝边,他忍不住了,
褪下穿著的黑色的绅士裤,露出早已昂扬的肉龙,那肉棒粗如儿臂,根根青筋暴
露。但奥黛丽打断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奥黛丽伸手拿过了那一小片白色布片,她戴著白色薄纱手套的柔荑将白色的
布片摊开,阿尔弗雷德可以清晰看到,上面最中间处那一道湿痕。奥黛丽将布片
裹住阿尔弗雷德挺立的肉棒,但小小的布片又怎麽能覆盖呢?这是不合理的。

  奥黛丽只有将布片紧紧裹著那已经渗出考珀液的龟头,包裹著那怒气勃勃的
蘑菇。

  不知道为什麽,这跟弗兰克的蘑菇还挺像的,奥黛丽脑海浮现这个念头,却
不影响她接下来的动作。

  「哥哥,让妹妹服侍你吧?」奥黛丽蹲下身子,精致的面容扬起,对著阿尔
弗雷德的肉棒,脸上绽放开欢愉的笑容。她五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阿尔弗雷德
的肉棒,攥住那白色的布片,开始缓缓撸动著。

  因为奥黛丽的内裤是缠绕在阿尔弗雷德的肉棒上,所以阿尔弗雷德能感受到
妹妹那内裤一道湿痕正好在自己马眼上,带来湿润的感觉。而马眼渗出的前列腺
液也将内裤染的更加湿润,没法被内裤吸收的黏液就这样被奥黛丽的内裤包裹著,
在内裤与肉棒留出的空间中流动著,顺著偶尔留出的缝隙,流到奥黛丽戴著白纱
手套的手上。

  很快,薄纱手套和内裤都被染湿了。

  奥黛丽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另一只手凑到阿尔弗雷德的卵袋上,缓缓地揉
捏著,看著面前的少女淫靡的动作,感受著少女生涩手指的刺激,阿尔弗雷德感
觉到自己有了射精的欲望。

  看不到少女下半身动作的阿尔弗雷德没有发现,少女两条腿正在交叉著摩擦
著,仿佛也忍不住著淫靡的气氛,但少女穿著白色丝袜的腿纠成了麻花,粉嫩的
蜜穴也扭曲著,里面不停渗出的水液竟是黑色的,滴落在地上发出噗嗤噗嗤的轻
响。

  ……

  「哥哥,请享用奥黛丽的蜜穴吧。」恢复正常的奥黛丽站起身,坐到了满是
污渍的床上,床单呈现泛黄的颜色,也不知有多少旅客与妓女在这张床上欢好,
但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和妹妹可能就要是下一个了。

  嫖客与妓女的关系,是对现在状况合理的描述。

  少女两只戴著白色薄纱手套的双手掰开了自己曲起的双腿,摆成了一个m字,
下体的蜜穴也因为这个动作而微微敞开,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白浊的爱液。爱液打
湿了少女金黄的阴毛,紧紧贴在了阴阜上,也顺著少女可爱的雏菊流到了床单上,
染上一丝湿痕。

  奥黛丽白色的内裤依旧紧紧裹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肉棒上,阿尔弗雷德也没有
脱掉的想法,他紧紧盯著面前的少女,那粉嫩的美鲍微微张开,里面是嫩白的小
阴唇,以及翕合的阴道口,还有那可爱的小豆豆,微微探出头。

  (又有几行被涂花,难以看到原本的内容)

  本该纠结的阿尔弗雷德没有纠结,令人惊讶的是,他走向了奥黛丽,可能被
房间中的欢愉能力影响,没有考虑面前是血缘亲近的妹妹。

  阿尔弗雷德整个身子压上了奥黛丽柔弱的身躯,裹著内裤的肉棒在奥黛丽的
蚌口一停,接著便无可阻挡的借助强壮的身躯压进了少女未经人事的秘道,令少
女发出了一声高昂的惨叫。

  听来,很像是阿尔弗雷德来此时那些乳鸽的尖叫。

  奥黛丽的秘裂被粗如儿臂的肉棒冲进,身体像是被贯穿,撕裂的蜜穴顺著青
筋毕露的肉棒边,流出了鲜红的血丝。

  阿尔弗雷德没有丝毫怜惜,他通红的眼睛紧紧盯著奥黛丽的面容,一只手捧
起了奥黛丽一条修长的玉腿,将包裹著白色丝袜的玉足递到了自己嘴边,碍事的
宫廷鞋已经被他脱下,只剩奥黛丽小巧的莲足。

  五根如珍珠般的脚趾包裹在白色的丝袜中,一道袜边横过,挺立的脚趾散发
著诱人的足香,令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阿尔弗雷德另一只手,则攥住了少女的一只乳丘,玉兔在阿尔弗雷德的手中
展现著各种形状,也让奥黛丽皱起了眉头。

  身下阿尔弗雷德一下一下贯穿著奥黛丽狭窄的腔道,他感觉自己的肉棒在狭
窄的山洞中艰难地挺动,而且仿佛还有几千只小嘴一只在吸著肉棒,令他难以把
守精关。

  如果阿尔弗雷德能看到现在少女的腔道,一定会像他后面的副官一样已经吓
瘫在地上,那粉嫩的腔道褶皱上挂著水珠,每次肉棒擦过,都会带走一部分,但
这些水珠却是腔道上长著的一张张小嘴吐出来的,在小嘴们的吐和吸中,阿尔弗
雷德的肉棒一无所知进行著活塞运动。

  这没有影响到故事的发展,果然,在强烈的刺激下,阿尔弗雷德被隐蔽地污
染了一点,他变得更加早泄,在奥黛丽狭窄腔道的滋润下,在那数以千计的小嘴
和腔道深处那一张血盆大口的呼吸下,阿尔弗雷德很快就要喷射出自己生命的精
华。

  一股又一股白浊且灼热的液体从阿尔弗雷德的马眼冲出,冲进了奥黛丽的内
裤,又冲开了奥黛丽的白色内裤,喷射进了那一张张小嘴与尽头的血盆大口中,
这次喷射久久不能停歇。

  阿尔弗雷德喷射完了精液,无力地倒在了奥黛丽赤裸的娇躯上,放下了奥黛
丽穿著白丝的玉腿,上面已经被阿尔弗雷德的口水沾湿,但他依旧保持硬度的肉
棒并没有如愿退出奥黛丽的腔道,反而被腔道挤压著,榨取著他残留在尿道中的
液体。

  「哥哥,我还要。」奥黛丽腔道中的肉棒,被榨取的一点点缩小,但尿道中
的液体已经榨干,现在能榨取到的,只有阿尔弗雷德的血液。

  ……

  (有几行被划掉,看不清内容)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阿尔弗雷德本应被榨干到一滴不剩,但身下的少女停止
了榨取阿尔弗雷德精华的举动,主动让阿尔弗雷德的肉棒退了出去。

  不过,故事依旧继续,没有什麽影响。

  ……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在破旧的房间中足足被妹妹奥黛丽榨取了七次精液,用
不同的方式,副官也被榨取了几次精液,这很符合逻辑,我们的故事并不是胡编
乱造的。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天色渐渐变亮。

  破旧的房间中已经没有人在,只有角落的垃圾桶,扔进了一条白色的少女内
裤,内裤的正面和反面都沾满了白浊的精液,这污秽的液体因为没法被内裤的布
料吸收,流到了蕾丝上,将蕾丝揪成一团。上面还染著鲜红的血渍,也不知是谁
的。

  阿尔弗雷德与副官返回了蒸汽船,他们脚步虚浮,脸色憔悴。

  而关于昨晚的记忆,阿尔弗雷德只记得,自己好像与酷似妹妹的妓女经过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哦,那个妓女好像还是处女。

  奈特莱特完成了他的创作。

  阿尔弗雷德与妹妹奥黛丽在某海岛上共度春宵,但那是不是他妹妹奥黛丽呢?
008 有它自己的答案。

  秘偶城镇的故事到此为止。

                (完结)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8
TOP

光速创作,也太草了,看着是二舅子和妹夫之间的故事,挺有趣的

[ 本帖最后由 从此路人 于 2020-3-25 21:46 编辑 ]

TOP

小克用密偶拉皮条在自己的地盘上把正义带给她哥哥破处?这脑洞简直了

TOP

008你丫不是让亚当拉去做魔药了吗 怎么还能出来安排人
克怂也开始白嫖你了吗!

TOP

这梗也太多了..还有触发卷毛狒狒们PTSD的次数..

TOP

奈特莱特完成了他的创作。

  阿尔弗雷德与妹妹奥黛丽在某海岛上共度春宵,但那是不是他妹妹奥黛丽呢?
008 有它自己的答案。

  秘偶城镇的故事到此为止。
这两句是最骚的。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3-28 23:31